健康好人八個月勞教所突然死亡速火化

標籤:

【大紀元2月28日訊】(大紀元記者謝正華綜合報導)二零零九年二月六日,被非法關押在九台飲馬河勞教所的許君突然身體狀況危急,轉到長春中日聯誼醫院搶救,於二零零九年二月十七日晚去世。 終年五十三歲,去世後勞教所急迫要求其家屬簽字火化。

在此之前,勞教所稱許君是「洗澡後突然腦出血」,急迫要求家屬簽字馬上火化,並於十八日停止當日的一切接見探視。詳情有待調查。

許君,男,五十三歲,一九五六年生人,吉林圖們市和龍人。因為堅持法輪大法信仰,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後被綁架、非法關押一次,後取保候審。二零零零年許君被非法判刑二年,關押在長春鐵北監獄,二零零二年冬天超期關押後,又被圖們市「六一零」 辦公室(1999年,江澤民為了鎮壓法輪功而專門設立的,凌駕於中國憲法、法律、司法系統之上的特別黨務機構)劫持到圖們黨校「洗腦班」繼續關押。

二零零八年六月,許君在乾洗店被和龍西城鎮派出所、龍國保大隊警察綁架到國保大隊,後劫持到九台飲馬河勞教所非法勞教一年半。

二零零九年二月六日,被非法關押在九台飲馬河勞教所的許君突然身體狀況危急,轉到長春中日聯誼醫院搶救,於二零零九年二月十七日晚去世。勞教所稱許君是「洗澡後突然腦出血」,急迫要求家屬簽字馬上火化,並於十八日停止當日的一切接見探視。

據知情人士透露,九台市飲馬河勞教所在二零零九年中國新年前對法輪功學員實施新一輪「轉化」迫害,「轉化」過程極其殘忍。從飲馬河勞教所事後封鎖消息看,許君突發腦出血很可能與這次「轉化」迫害有關。

家人對許君僅僅是洗澡後突然腦出血一事有很大疑惑,要求主管機關介入調查,給家屬一個公正結果。

以下是許君的家人申訴信:

長春市城郊人民檢察院檢察長、吉林省司法廳勞動教養管理局局長:

我叫徐雲濤,是被九台市飲馬河勞教所開放大隊關押的法輪功學員許君的兒子。

在今年(二零零九年)二月六日(星期五)晚上二十一時左右,我接到開放大隊教導員史春光的電話,說我父親腦出血送到九台市中醫院搶救治療。當晚二十三時左右,我的家人和朋友便趕到醫院,當時只有一個男看護在睡覺,許君身體劇烈抽搐,打的點滴已經鼓了,打的氧氣已經調下來了。家屬馬上諮詢醫生,外科醫生建議轉往大醫院進行手術治療,當時出血量大約30毫升,家屬與在場的高磊(管教)請求轉院,高磊電話請示後回答只能轉往勞改醫院,因為法輪功學員「特殊」。我們講勞改醫院不具備看腦出血的條件。在家屬的強烈要求下,最後答應轉往中日聯誼醫院。但一切費用家屬承擔。等120救護車來的時候時間已經是二月七日凌晨三點左右。

到中日聯誼醫院六點左右,進手術室做開顱手術,中午十二點多手術結束,然後一直在ICU病房觀察治療。二月十七日晚二十一時,醫生說許君經搶救無效去世。當晚史春光等幾個管教同我們家屬一起將許君遺體送往朝陽溝殯儀館存放。

之前史春光隊長對我們家屬講:「許君是六日晚六點左右在勞教所衛生間洗澡時,突然腿腳站立不穩,栽倒在地,隨後昏迷不醒,被抬到所裡衛士院,血壓當時二百多,之後立即送到九台市中醫院。」

我父親許君身體狀況一直很好,他平時樂觀,開朗,為人真誠坦蕩,我們家屬對許君僅僅是洗澡後突然腦出血一事有很大疑惑。據瞭解,勞教所一直採用包夾手段,甚至把法輪功學員手腳四肢綁到床上,因此我有理由認為我父親許君的死因是勞教所採取各種強制手段逼迫我父親放棄信仰所致。為此我請求九台飲馬河勞教所的主管機關介入此事的核實調查,給予我們家屬一個公正客觀的真實結果。

許君的兒子:徐雲濤
二零零九年二月二十五日

(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站長:網絡封鎖加劇 10萬網站一夜被封
一名普通中國公民被剝奪信仰權利的悲慘寫照
佳木斯軍醫被迫害至家破人亡 含冤離世
上海周斌遭非法判刑12年 生殖器被打壞
最熱視頻
【直播】3.27紐約州疫情發布會 確診近4萬
【珍言真語】曾焯文:中共洗腦宣傳 全球反彈
【直播】3·27美國疫情發布會 確診破十萬
【一線採訪視頻版】武漢人:病毒或留體內再爆發
【現場視頻】與方艙鄰居聊天 男子幾天後去世
【新聞看點】習近平要求與川普通話 為四件事?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